《小妾又逃了》

第七章 验明正身是女人?

作者:紫色幽梦分类:古代言情字数:3256字更新时间:2018/7/26

“老爷——”

大婶也冲出来,见了老公就眼泪直流,“你要给妾身做主啊——”

“我如何要给你做主?你们母女将离华打成这样,我如何要给你们做主?”镇远将军胡子一翘一翘地,看起来气得很是厉害。

“啊?”大婶眼光看向宁小葵,发现宁小葵这副模样,气得要吐血了,“你,你这贱婢——”

“放肆!”当着自己的面骂女儿,将军真心怒了,骂道。

“老爷——她偷男人,还把人男扮女装藏在闺房里,妾身今天去找她理论,她,她不服管教还想动手打妾身……”大婶哭诉道。

“父亲,她们冤枉我,我带回来的实实在在的是个女人,不信,父亲你叫人把我那姐妹叫来看看。”宁小葵强辩道,不到万不得已她必须死扛。

“不用叫了,我来了。”随着一声娇滴滴的女音,妖孽已莲步袅袅而来。

宁小葵一阵反胃:拜托,你的腰要扭断了好不好。我呕啊!

“小女子见过老爷!”妖孽袅袅万福,端庄中不失妩媚,大方中不失妖娆,配合着倾国倾城的貌,哪里有半点男人味,十足一个极品女神。

“你……”将军眼睛都有点直了。

“小女子正是姐姐离华带回来的结拜姐妹,小女子名唤小夭,取逃之夭夭宜家宜室之意。”

呃?

他原来装女人那个骚劲呢,怎么没了,倒成了现在这副大家闺秀的样,妖孽啊果然是妖孽。

趁此一个箭步,宁小葵抓住妖孽就撩起他的袖子,“父亲,你看她这皮肤,吹弹得破,你看着这胸,”奶奶的,这妖孽怎么连胸都有,一摸还软软的,“你看这小细腰,你看这白玉葱指的手,哪点像男人了?”

“夫人,你老眼昏花了吗?这明明是个女娇娘,怎会是男人?”

“老爷,别被这厮的模样骗了,他如假包换是个男人。”大婶眼见自己老公被迷惑了,不由得大急。

“爹,是男是女验了不就知道了。姐姐,你敢验吗?”二小姐跳出来犀利的眼神直逼向宁小葵。

擦,宁小葵怕的就是这个。

虚凤真凰,这如何能验得?该怎么回答,该怎么回答呢,她脑子里风车一样转。

“老爷,小女子愿意验身。”身旁的妖孽柔声细气道,对宁小葵来说却啻于一个大惊雷。尼玛,小样,你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?还是难道,你丫就是女的啊?

“姑娘,你倒真识大体,很好,来人……”将军点头称赞道。

“但是小女子也有尊严,若小女子分毫不差是个女儿身,但请将军给小女子和姐姐一个公道。”妖孽不卑不亢落落大方道。

宁小葵眼睛直盯着他,心里也豁出去,有些人自己要作死那就让他去吧。

“这是自然。”将军道。

“府中有稳婆吗?让她替我验身,我不希望这些个肮浊之气的婢女碰我一下。”妖孽凛然大方,孤清芳洁,无懈的不可击。

“来人,叫稳婆!”

“是。”

妖孽被带进内室,宁小葵握紧了双拳,想如果一旦被验明真身,她就杀出一条血路逃走。至于妖孽嘛,他自己要找死,她管不了。

须臾的功夫,稳婆出来了。朝将军叩首,“回老爷,如假包换——”

“是什么?”众人齐声道。

“是个女子。”稳婆一字一顿道。

“不可能——”二小姐率先跳了起来,冲向正缓缓走出来的妖孽,拼命扯他衣衫,“他明明是个男人,他们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,我不信,我不信……”

“够了——”将军怒不可遏,一把将她揪回,然后将她置于地上,骂道:“竟然用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污蔑亲姐姐,你倒真长本事了。老夫没有你这种女儿,来人——”

“老爷——”见事情已成定局,大婶识时务立即跪地求情,“姝华不该误听谗言,可是她也是为了府中的声誉啊,老爷,你就饶了她吧。”

“呜呜……父亲,今天的事,全府上下都看见了,传扬出去,往后叫我怎么做人啊,呜呜……我还不如死了算了……”宁小葵假意大哭,装作要去撞墙寻死。虽震惊是这样一个结果,但是如今胜算是她的,她必须把戏做足了。

“小姐。”小青一把把宁小葵抱住,也跟着痛哭起来。

“离华,休哭,爹爹给你做主。来人,将姝华脱簪素衣打扫佛堂一月,每天给我诵读女则十遍,去吧。”

“老爷——”大婶还要求情,将军一瞪眼道,“还有你,一把年纪了也跟着女儿瞎胡闹,亏你还是离华的母亲,你就这么做长辈的吗?传将出去不怕别人笑话。去佛堂念一夜经去,也好好思过思过。”

“老爷……”

“还不快去!”

大婶母女无奈,临走时狠狠剜了宁小葵一眼,意思里很明显,等着瞧。宁小葵得意地朝她们一笑,来吧,姑奶奶不怕。

“小夭姑娘,不好意思,老夫给你赔罪了。你既是离华的结拜姐妹也就是我的女儿,往后你尽管住在府里,吃穿用度与离华一样,别生分了就好。”将军捋须微笑对妖孽道,目光里有种说不出的光芒在闪动。

“谢老爷。”妖孽万福。

“嗯,离华啊,今天的事不要再放心上了,以后她们再敢欺负你只管告诉父亲。”将军慈爱地看着宁小葵道,这目光让宁小葵感受到了父亲般的温暖。

宁小葵嗯了一声,道:“父亲你也累了吧,一路风尘仆仆的,早点去休息吧。”

将军点头,“明日摆家宴好好叙叙这三年的离别之情,爹爹很是想你们的。”

“好的,爹爹。”宁小葵顺口甜甜叫着,道了晚安。

将军点头而去。

两人回房,立即将门锁死,然后上床将帐子放下,盘腿坐好。

宁小葵吁了口气低声道:“今天好险哦,差点出事了。我就不明白了,她们怎么就知道你是男的?”

“被偷听了,方才我们说话也有点肆无忌惮。”

宁小葵把声音压得更低,“哎,那你怎么验身出来是个女的,你到底是男是女啊,不会真的是个女的吧。”

“嘻嘻……”妖孽吃吃笑了,然后一把抓住宁小葵的手,塞进他胸膛的衣服里。

“我擦,这是我的胸罩啊,丫的,你偷穿我的胸罩。怪不得胸这么鼓,里面是什么,我擦,两个橘子……”宁小葵彻底黑了脸。

妖孽掏出橘子剥开,将瓤推进嘴里,“唔,好甜,还带着热乎气,你要不要尝一下。”说着将剩下的橘子递过来。

“尝你妹啊!”宁小葵一把拍掉他的橘子,恶狠狠道:“以后不许穿我胸罩,奶奶的,这是我新买,我还没穿过呢。你什么时候偷的,哦,你之前就翻过我的包,你找死啊!”连打了他几下,他满床躲开。突然间宁小葵发现一样白花花的东西从他身上掉下来,她一瞅,尼玛,是她的姨妈巾。

“你个变态!”她彻底被激怒了,冲上去又是一顿暴揍。

妖孽边招架边道:“哎哟,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你干嘛这么生气,那是什么东西啊,我以为是裹伤口用的呢,它吸水性可好了……”

“姨妈巾吸水性不好还叫姨妈巾吗?你个变态,恶心死我了。”

“哦,我明白了,该不是……”他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。

宁小葵又是一记头皮,“就是那个,你知道就行,以后还要不要偷拿,你要不要脸。”

“我真不知道是那个东西嘛?好嘛,好嘛,我错了,以后再不敢拿你东西了,可话说你包里像聚宝盆一样,好多新奇的玩意哎。”

“说,你是不是还拿了什么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“真没了?”

“真没了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搜他的身,他痒痒得呵呵直笑。

结果在他身上又搜出指甲剪,小手电,餐巾纸,防晒霜……最后还有原来给小侄子买的一包巧克力,宁小葵脸更黑了。

其他都搜走了他没阻拦,要拿走巧克力时他急忙道:“好姐姐,这个别拿走了,好吃的不得了,甜腻歪了。”

宁小葵一看,果然被他开封了。

她哼了一声,打开一颗吃了,然后其余的装包。

“姐姐给我吃一颗好嘛?”他撒娇。

宁小葵翻了翻白眼,没理他。

“那我告诉你那稳婆为什么会颠倒黑白你就给我来一颗。”

宁小葵想了想,“行。”

“钱啊,自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。我一块上好的玉佩啊,价值千金,就这么没了。”妖孽心疼地道。

“你就不怕人不吃你这一套,然后咱两个人都玩完。”

“天下之人谁不爱钱!”他嘻嘻一笑不以为然。

宁小葵撇了下嘴,扔了一颗给他,下床洗漱。

回来时居然发现妖孽含着巧克力睡着了。

“起来,睡地板去。”她摇醒他。

“咱们现在是姐妹,我睡地板一来不像话,二来又被人生疑。所以为今之计只能咱俩,嘻嘻,睡一床了。”他不无得意道。

奶奶的,还真得这样。但这小子可不是个老实孩子,跟他睡一起,万一哪天她真被他占了便宜去,这辈子恐怕真要捆绑在一起了。要是身上绑了声控就好了,一碰就发警报。有了,用铃铛。

宁小葵找了几个铃铛,系了个丝线,系上铃铛,半腾空拉在两人之间。这样只要他跨过来,必定会碰到铃铛。

妖孽洗漱回来对于她的做法嗤之以鼻,嘟囔着说装清高,翻个身睡着了。

半夜里,铃铛响了好几次,每次宁小葵都惊醒,一看妖孽睡得浓香挺老实的,倒是她睡相差,自己总是碰到铃铛。到后来,困要死,铃铛响了她也不管了,只顾死睡,最后铃铛干脆也不再响了。

麦子阅读网提供小妾又逃了最新章节阅读,转载请联系作者:紫色幽梦

猜你喜欢 换一换

指南

  • A- 18 A+
  • 1050
重置
  • 翻页

  • 上下移动

关 闭

举 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