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妾又逃了》

第六章 人妖捉奸验真身

作者:紫色幽梦分类:古代言情字数:3000字更新时间:2018/7/26

“小姐,到了。”小青上前掀帘,宁小葵步出轿子,妖孽也跟着出来。

“啊,小姐,这,这位姑娘是……”小青被惊到了。

“是我在广济寺里结拜的姐妹,父母双亡了,我见着可怜就带进府里了。”

“啊,小姐,这能行吗?夫人那……”

“这你不用管。”

“夫人在客厅等着小姐呢,小姐要不要……?”

“不去了,就说我累了,想早点歇息。”哼,那刁蛮的丫头估计早就告上状了,就等着她入门好整她呢,嘿嘿,先让你们吃个闭门羹,看你怎么着?

将军府就是将军府,这气派这奢华,就是不一样。

宁小葵打量这精致奢华的闺房,大为赞叹。

“小姐,这都是这两天添置的。夫人知道老爷要回来了,又是接你回来,又是添置家具衣裳的,摆明着心虚,是做给老爷看的。”小青撇撇嘴道。

“哼,看来她还不是个笨女人。”

吩咐小青去弄桶水来洗漱。小青一走宁小葵一声欢呼在绣着金丝百合的被子上连打了几个滚,哇塞,这被面丝滑柔软,就像牛奶一样,真想立马睡个大懒觉,太舒服了。

床一动,睁眼见妖孽也哼唧哼唧爬上来。

她踢了他一脚,“做什么?”

“睡觉啊!”他翻了个白眼,掀起被子躺了进去。

“我靠,这是我的床。”她怒了,孤男寡女睡一床,她还没开放到这个程度。

“姐姐的床,就是我的床。”他眨了下眼睛,故意柔声细气地说道。

“门都没有,给我起来,你睡地板去。”她一把将他拖起来。

“你是不是怕什么呀?”他促狭道。

“我怕你个鸟!”

“是啊,你怕我的鸟!”他吃吃笑了起来。

他音调一转,表情一变,分明是句调戏的话,宁小葵老脸一红,劈头给他一巴掌,“你他奶奶的,我给你好气了是不,别惹毛我哈,惹毛我叫你跪键盘,哦不对跪搓衣板!”

“人家老婆才会叫老公跪搓衣板,看来姐姐是把我当老公喽。”他恬不知耻道。

“哟,小样。给你三分颜色你倒开染坊了。想做我老公?姐告诉你,你不是姐喜欢的那一款,姐喜欢少年英雄,热血好汉,可不喜欢你这男扮女装的娘娘腔。”切,小样,想占老娘便宜,让你下不来台。

“你……”这句话一拳重击,他呆了呆,眼圈瞬间红了,上眼皮下眼皮一碰,跟演戏似的立即泪光凝睫,抽泣道,“你果然不喜欢我……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碰我,为什么……”

怎么说哭就哭啊,她的话是不是有点过了,人家好歹也是男人也要脸的。

“你怎么又哭了……”

“呜呜……”他哭着忽然抱住她,像个孩子般呜咽,“大王,你好没良心……”

呃……这让宁小葵怎么说,冤死了,又不是她碰了妖孽。

“好吧好吧,床留给你,我睡地板行了吧。”宁小葵是真害怕这男人的眼泪,只能妥协。

“不要,我要跟姐姐一起睡。”他死不要脸地抱住宁小葵不肯撒手。

宁小葵挣扎,他越发箍得紧,宁小葵正打算把他甩出去时,门突然碰地一声被撞开了,在他们吃惊的当儿,呼呼啦啦进来了健妇奴仆十几个人,个个凶神恶煞排成两排。

尼玛,怎么回事?

宁小葵跳下床,就看见一对母女气势冲冲而来。那女儿她认识,府里二小姐,而她搀扶着的中年美妇,雍容华贵,气势压人,眼睛侧斜,完全是用余光看人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“还不给我拿下奸夫淫妇!”二小姐一指宁小葵二人尖锐叫道。

健妇奴仆一拥而上,将他们押住。

切,一见面就动手,还真不客气。那她今天就不妨斗斗这位大婶。宁小葵冷笑看向那中年美妇,“夫人,奸夫淫妇,好大的罪名,请你睁眼看看,哪是奸夫,谁是淫妇?”

“夫人?”大婶鼻孔里哼了一声,“离华,出去三年难道你连母亲都不认得了吗?”

离华,原来这女大王叫月离华啊!

“母亲?”她轻蔑一笑,“有这样带着人抓女儿奸的母亲吗?”

“你犯下此等不要脸的事情,我身为你母亲当仁不让要管教你。”大婶亦冷笑道。

“那么再次请教,谁是奸夫呢?是我,还是她呀?”宁小葵朝妖孽一努嘴,妖孽立即一副柔软无依弱不禁风的样配合她。

“哼,你以为叫奸夫男扮女装我就不知道了吗?来人,给我验身!”一声令下,健妇们上前就去扒妖孽衣服。

哇靠,这么粗暴,听口气她好像真知道妖孽男扮女装,怎么可能,妖孽长得雌雄难辨,再有火眼金睛是根本看不出来的,难道有奸细?

“你们干嘛,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我怎么会是男人……姐姐……救命……”妖孽挣扎呼救,柔弱娇啼,把一副柔弱女子受了委屈却无力阻止的无助,演得拍案叫绝,哪里有半点男人样,让宁小葵一瞬间都有了错觉。

一下使力,宁小葵挣脱手臂上的几只手,冲向妖孽连踹掉几个人,挡在他面前,大怒道:“都给我住手,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这是我广济寺里的结拜姐妹,因为孤苦无依我把她带回府中。夫人,你倒看看,大伙也看看,他哪点像女人了?”

这年头不见棺材,怎么也得诈胡到死!

“是不是男人,验了不就知道了。”二小姐一扬下巴,恶狠狠道,“你们还不动手。”

“你们谁敢?”宁小葵摆开架势,今天说什么都得豁出去,妖孽要是真被验出是男人,她在这个家就没法呆了。就等于第一回合和这对母女拆招就输了,这是她不能接受的。

“母亲,你看,这架势,哪有点千金小姐名门淑女的样子,活脱脱一只母老虎,不知道去了佛寺三年修行了些什么。”二小姐火上浇油唾弃着骂道。

“反了!”大婶看来也被气得不轻,跺脚大怒,“还愣着干什么,把大小姐给我拖开。”

仆妇们愣得一愣,如虎似狼又上来了。

宁小葵老实不客气,拳打南山猛虎,脚踢北海蛟龙,三两下便将她们撂翻在地。然后带着狰狞的杀气一步一步逼上那大婶。大婶见宁小葵三拳两脚撂翻众仆妇,已自张大嘴巴惊呆不已,再见她杀气腾腾朝她而来,吓得变了脸,脚里开始颤抖着后退。

“你,你干什么?”

“我不干什么,我想跟夫人论个理字。”宁小葵皮笑肉不笑一把抓住她,她吓得一声尖叫。

“月离华,你敢对我娘亲大不敬!”二小姐冲上来张口就来咬抓她妈的手。

宁小葵一脚踹过去,她痛得蹲身下去。

“啊,女儿……来人那……你,你这畜生,你敢……你敢对我……”大婶吓得瑟瑟抖,气喘吁吁,话都说不全。

哈,以为有三头六臂呢,也不过如此,老虔婆!

就在这时,有下人一路过来高叫,“夫人,老爷回来了,老爷回来了。”

宁小葵与大婶电光闪石交换个眼色,宁小葵松手,大婶猛然冲向外面,哪知宁小葵一把抓住她一扯,她踉跄一下一个屁股墩坐地,宁小葵已冲出去了。

老爷提前回来了,妙得很。这是最好的时机,谁先在他面前告状,谁就有先机。

宁小葵一路冲出去,边冲边拆散头发,撕破衣裙,啪啪抽了自己两记耳边,脸孔立即火辣辣地疼。

转个弯迎面就看见一身戎装的中年男子在奴仆陪同下器宇轩昂而来。料得是镇远将军,立即扑通跪地,一把抱住他的腿,大叫道:“爹救我!”

那男子被吓了一跳,低头看宁小葵,宁小葵使劲揉眼将眼圈揉红了,又叫道:“爹救我!”

“这,这不是离华吗?你这是怎么了?”男子大惊失色。

“母亲与妹妹,她们,她们要置我于之死地,请爹爹救我!”

“怎么回事?她们对你做了什么?”

宁小葵看他的脸立即拉了下来,心想他还是疼大女儿的,那她就赌一赌。

“我从外面结拜了一个姐妹,看她孤苦无依就带回府中。哪知母亲妹妹却不知从哪听来的谣言说我那姐妹是男扮女装的汉子,今天不论分说带人冲进来就来抓女儿的奸。女儿跟她们论理,她们却指使仆妇打我,爹,你可要为我做主啊……呜呜……”宁小葵连珠炮一样发射着道完,末了放声大哭起来。

“我儿休哭,我替你做主便是!”镇远将军气得脸都绿了,摆脱她大步冲上前。

“爹——”二小姐跑得比较快,随后也到了。

“跪下!你干得好事!”镇远将军怒斥。

二小姐一吓,扑通跪下,“爹你听我说,姐姐她……”

“妹妹!”这时候绝不容她说话,宁小葵立即打断她,骂道,“平时我这个做姐姐是掏心掏肺地对你,怎么就换不来你的一点姐妹之情,你要如此污蔑我!”

麦子阅读网提供小妾又逃了最新章节阅读,转载请联系作者:紫色幽梦

猜你喜欢 换一换

指南

  • A- 18 A+
  • 1050
重置
  • 翻页

  • 上下移动

关 闭

举 报